首页 >> 湿玉面膜

大发超级精准计划: 《破冰行动》是“扫毒版狼人杀”?

  雷雨夜,祠堂前。

  年轻的缉毒警李飞被手持棍棒的众多村民团团围住,最后在塔寨村村委会主任林耀东的调停之下,缉毒警们才得以全身而退。

  但在审讯室里,面对李飞的盘问,被抓的塔寨村村民林胜文满脸不屑。

他还提到了两个关键词,一个是300万,一个是保护伞。   这是电视剧《破冰行动》中的场景。

  5月7日,由爱奇艺出品,公安部宣传局、公安部禁毒局、广东省公安厅等联合出品的缉毒题材剧《破冰行动》(简称《破冰》)开播。 该剧取材自2013年广东雷霆扫毒“专项行动”,直击铲除“第一制毒村”博社村和各级保护伞的真实案件。

  无论是豆瓣的评分,抑或爱奇艺播出后稳居第一的热度,央视首播后收视率破1的表现,无不宣告着,《破冰》成为今年的一部“爆款剧”。   实力派的演员阵容,真实硬核的拍摄手法,还有流畅紧凑的剧情节奏,让诸多观众尤其是年轻人为该剧点赞。

  甚至该剧“没有滤镜”也一度成为热议话题,对此导演傅东育给出了既犀利又可爱的回应,.    当然,人们也惊讶于该剧的尺度之大,“真敢拍”。

  傅东育告诉南方日报、南方+记者,当他第一次读到剧本时,只能用四个字来概括他的感受:毛骨悚然。

    这不是编剧陈育新第一次创作缉毒题材的剧本,此前他编剧的《湄公河大案》同样是真实案件改编而成。

  为了解当地的风俗人情,对案件有整体脉络的把握,了解缉毒警的风貌、精神状态,《破冰》的剧本创作前,在广东省公安部门的安排下,陈育新等主创团队前往广州、惠州、汕尾、陆丰、汕头、佛山等城市,采访了近百位当年雷霆扫毒专项行动的高层、中层及基层干警,都是一对一的采访,从他们身上获取了大量的细节和他们真实感人的英雄主义的精神。

   在他看来,现实主义题材剧的创作,前期采访,深入生活,是必不可少的环节。

“只要是略掉这一步,我觉得所谓的现实主义创作都是空谈。 ”  从真实案件到剧集改编,《破冰》的剧本创作最大的难点在于真实性和艺术性怎样有机结合。 过于纪实,有的细节不适宜展现,但艺术加工过头了,观众又会看着假。   陈育新说,有些情节虽有真实故事原型,但放在电视剧里既要考虑到剧情的连贯性,呈现时也要把握一个度。   比如本剧的开场是李飞进塔寨村抓林胜文,最后是林耀东给解了围。 而真实故事要火爆得多:上海警方到陆丰办案,被博社村村民围住,上百辆摩托车将办案的民警围在村子里几个小时,后来是特警把他们给救出来的。

.  还有一个例子,当年当地毒贩因为有“保护伞”,被抓了以后很快就被取保释放,这也是真实故事,编剧将此编到了林胜文身上。

  “总而言之,你不能被这些真实的细节和故事完全给拴住,你要把它融化,融化到你的这个片子里面,融入到你的人物关系、故事框架和主题里。

”陈育新说。     全村制贩毒,暗处“保护伞”盘根错节,大量当地政府官员和干警都被拉下水,主角一开始就遭到陷害,要甄别所遇到的每一个人是不是值得信任……许多观众反映该剧节奏快,剧情烧脑,堪称“扫毒版狼人杀”。

  实际上,真实案件本身就为悬疑感的营造,提供了先天的条件。

  陈育新提到,当时真实的“雷霆扫毒”行动,广东警方从全国各地抽调4000名警力参与行动,大部分是外地警员,原因在于难以甄别当地谁是“保护伞”。 “案件本就迷雾重重,这对我们这个戏做悬念、做烧脑剧情的设定,提供了条件。

”  当被问及在人物关系及悬疑感营造方面的心得,傅东育认为,任何警匪戏的开篇,大家在分清敌我、正义跟邪恶之后,结局是不用猜的。

那么大家关心的是什么?是“好人如何抓到坏人的过程”。

  傅东育一直强调,所有的文艺作品必须写出人,“如果不见人只见事,那是要命的”。   所以在这点上,《破冰行动》是努力在“人”上做文章,按傅东育的话说,哪怕是一个边角人物,都会有他的人物命运。

  《破冰行动》大大小小几十号群像人物,李飞、李维民、林耀东、马云波……提及这些名字,追剧的观众脑海里一定会浮现出鲜活的面孔。

  他举例说,林胜武和林胜文尽管戏份不多,但他想,两人的兄弟情感,他们为毒所害的过程,“一定会感动人”。

  此外,剧中的林灿显然是林耀东未来的接班人。 在导演的脑海里,如果林耀东是阿尔帕.西诺(扮演《教父》中的“教父”)的话,那么林灿就是安迪加.西亚(出演《教父3》中的第三代“教父”)。   包括林天浩,还有大虾、麻子,如果仅仅把他们归结为毒贩,标签化地去解读角色,在傅东育看来就是属于“功课没有做细致”,换句话说就是苍白。

  所以在确定演员和塑造人物方面,傅东育努力地规避“脸谱化”,他强调不能因为角色的定位,就一定找一张“坏人脸”或是“好人脸”,而是找反差,让演员有塑造感。

  陈育新说,希望每一个人物虽然只有寥寥几笔,但也要能让观众看出他是有前史的,是有故事的,这样人物才会鲜活。

    《破冰》最吸引观众的,无疑还包括片中两位主角李维民和李飞的演绎。

吴刚饰演的李维民是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,另一位男主黄景瑜则扮演血气方刚的年轻缉毒警李飞。

  选择黄景瑜也被看成是本剧“吸粉”最大的利器。 傅东育坦言这是出品方和投资方综合考虑人气指数等因素的结果,但从导演角度,他认为第一要素是角色适合度,“如果黄景瑜不适合李飞这个角色,或是他表演上有非常大的瑕疵,这个片子显然不可能达到今天这样的效果。

”  即便与黄景瑜合作的都是实力派的戏骨,但导演认为,黄景瑜的表现同样很出彩。   早在《破冰》开播前在北京举办的看片会上,傅东育曾评价黄景瑜是有天赋的演员。

他对南方+记者说这并非客套话。 “他在表演的技巧上、在声音的处理上、在台词的功力上、在表演的精准度上,都已经非常完备。 ”  在傅东育看来,整部剧中最难演的角色是吴刚演的李维民。

从场景上来说,基本上李维民都在会议室、审讯室,而吴刚在创作过程中秉持的态度是,哪怕分析案情、布置任务,也要把人物的情感带入,“绝不是简单地把事情说了就完了,你能看到他的情感和隐忍,看到他内心当中有波澜壮阔的故事”。

  傅东育也留意到,网上有评论说,吴刚“连眼袋都会演戏”。   在傅东育看来,前提是吴刚对人物的分析非常扎实,因而每场戏的节奏和情绪控制十分精准。   真实、震撼、烧脑,是许多观众给《破冰》的评价。

  而它刚开播时,上热搜的原因之一,还包括服道化的较真,以及黄景瑜在微博上对“没有滤镜”的调侃。     “说老实话,我不太懂滤镜是什么,为什么要用滤镜?”聊起这个话题,傅东育反问道,他认为所谓的滤镜是跟现实主义创作原则相悖的,“即便是青春偶像剧,我觉得滤镜的使用也是错误的。

”  他认为,如果中国的影视作品靠滤镜去吸引观众,或者说吸引所谓粉丝群的话,它的根源还是在于唯收视率或者唯点击率论。

真正的作品能够吸引观众,在他看来还是要回到内容本身,回到剧作本身,回到制作本身,“演员只是承载剧作当中的一部分”。

    【记者】刘长欣刘奕伶  【视频剪辑】王诗堃  【图片】受访者提供、网络编辑:杨格。

标签:湿玉面膜,诉调工作通报,灭霸完成使命